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南宁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外媒聚焦 >

ST银河内外交困

时间:2019-11-17 17:3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先是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后其控股股东银河集团、实控人潘琦、董事长兼总裁徐宏军等收到深交所的公开谴责,接着爆出前三季度业绩预亏1.05-1.2亿元。 同时,ST银河2017年、2018年的年

  先是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后其控股股东银河集团、实控人潘琦、董事长兼总裁徐宏军等收到深交所的公开谴责,接着爆出前三季度业绩预亏1.05-1.2亿元。

  同时,ST银河2017年、2018年的年报审计机构中审华会计师事物所也因对其年报中“会计核算与业务实质不符事项”,未能保持合理的职业怀疑态度,未实施进一步审计程序,以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等原因被广西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事实上,中审华会计师事务所已经对ST银河2018年年报出具了带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一是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自2017年3月14日起,ST银河控股股东银河集团因周转资金等需求向ST银河拆借资金和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借款并形成占用。截至2018年12月31日,银河集团对银河生物非经营性资金占用3.74亿元,占ST银河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26.90%。

  二是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未履行审议与披露程序。自2016年7月20日起,ST银河存在未履行内部审批及相关审议程序向银河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的情形,截至2018年12月31日,违规担保余额合计14.17亿元,占ST银河2018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101.91%。

  今年2月,ST银河曾表示,经自查发现公司连续十二个月内发生诉讼涉及金额超过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10%。其中因公司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涉诉金额约为4.47亿元(不含利息),控股股东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借款并占用导致上市公司涉诉涉及金额为6900万元。公司涉诉事项包括上海唐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等9起案件。

  事件披露后,深交所高度关注。3月,因存在未履行内部审批及相关审议程序对外担保、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等情况,ST银河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ST)。

  目前,银河集团所持有的ST银河全部股份目前已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银河集团目前仍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若银河集团轮候冻结股份被司法处置,则可能导致ST银河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同时,据wind信息,目前控股股东银河集团持有的ST银河约5.1亿股处在质押状态,占其持股比例约99.18%,占公司总股本约46.67%。

  ST银河表示,银河集团正积极与战略投资者协商,拟引入战略投资者优化债务结构,优先解决占用公司资金及涉及违规担保的债务问题。公司也将督促控股股东严格执行上述措施,尽快解决相关问题。

  虽然银河集团承诺将通过现金偿还或以优质资产冲抵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等方式尽快解决资金占用的问题,但目前来看,情况并不乐观。

  10月15日,ST银河披露了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据预告,今年1-9月,ST银河预计亏损1.05-1.2亿元,基本每股收益亏损0.095-0.109元/股。

  对于业绩不佳表现的原因,ST银河表示,一是报告期内,控股股东银河集团占用公司的款项仍未全部归还,本期公司对控股股东的占款计提了约4500万元信用减值损失。二是受银河集团与田克洲的合同纠纷影响,公司作为相关责任主体被强制拍卖了持有的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5.55%股权,导致本期利润减少1537.47万元。

  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ST银河对银河集团资金占用款计提了0.22亿元坏账准备。但会计师认为,由于银河集团已列入信用系统的失信名单,并且在承诺期内未能归还公司欠款,银河集团是否能归还占用的资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ST银河对此款计提0.22亿元坏账准备可能是不足够的。

  截至8月31日,会计师依据所收集的审计证据无法确定公司计提的坏账准备应做出审计调整的金额。同时会计师还表示,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对公司可能需要承担的担保损失金额进行合理估计,也无法判断公司是否存在其他未经披露的对外担保事项以及对财务报表产生的影响。

  9月25日,ST银河及相关当事人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处分。除了上述提及的违规担保、资金占用外,深交所还列举了“控股股东承诺超期未履行”一项。

  深交所表示,银河集团于2018年10月30日向ST银河开具2亿元商业承兑汇票,用以支付维康医药股东方所欠ST银河2亿元的订金退款,票据承兑日期为2019年3月30日。截至目前,该票据已到期但银河集团未兑付,构成承诺超期未履行。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今年年初,ST银河就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目前,尚未公布正式调查结果。

  ST银河成立于1993年,1998年在深交所主板上市,起初主要从事输配电产业、电子信息产业等相关业务。2015年,ST银河开始涉足生物医药领域,并不断加大在生物医药领域的布局。

  2018年,ST银河实现营收7.61亿元,同比减少27.2%。其中,传统主营业务输配电及控制设备制造实现营收3.52亿元,同比减少48.73%,占比也从2017年的65.75%降低到46.3%。医药生物业务实现营收1572.77万元,同比下滑21.77%,占比仅为2.0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442.94%,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111.58%。

  虽然业绩不太亮眼,但这并没有动摇ST银河进军生物医药行业的决心。ST银河在2019年半年报中表示,在生物医药产业、输配电产业、电子信息产业等主要业务中,具有发展潜力的生物医药业务将是公司未来重点发展的产业方向,而输配电业务、电子信息业务是公司传统的主营业务,其成熟客户群体、稳定业务收入将为公司产业调整和升级提供基础与条件。

  然而,今年以来,ST银河业绩持续下滑。2019年上半年,ST银河实现营收3亿元,同比下降24%;亏损1亿元,亏损幅度较去年同期扩大。

  ST银河表示,在外部环境压力加大、全球经济呈现低迷状态、制造业产业调整持续等因素多重影响下,公司业绩不佳。

  ST银河称,目前公司对于生物医药的切入主要在肿瘤等重大疾病治疗方面,其中包括免疫细胞、单克隆抗体、干细胞、溶瘤病毒等创新药物研发。

  目前,ST银河有两个新药研发项目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一个正着手临床申报的准备工作。其中,CTLA-4项目已进入CMC工艺开发和中试生产阶段,并开始启动相关临床申报资料的准备工作。

  有分析人士认为,生物医药属于长周期产业,新药研发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投入,且新药研发过程有重大不确定性。

  据2019年半年报,ST银河医药生物业务实现营收210.98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4.65%。

  先是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后其控股股东银河集团、实控人潘琦、董事长兼总裁徐宏军等收到深交所的公开谴责,接着爆出前三季度业绩预亏1.05-1.2亿元。

  同时,ST银河2017年、2018年的年报审计机构中审华会计师事物所也因对其年报中“会计核算与业务实质不符事项”,未能保持合理的职业怀疑态度,未实施进一步审计程序,以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等原因被广西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事实上,中审华会计师事务所已经对ST银河2018年年报出具了带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一是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自2017年3月14日起,ST银河控股股东银河集团因周转资金等需求向ST银河拆借资金和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借款并形成占用。截至2018年12月31日,银河集团对银河生物非经营性资金占用3.74亿元,占ST银河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26.90%。

  二是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未履行审议与披露程序。自2016年7月20日起,ST银河存在未履行内部审批及相关审议程序向银河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的情形,截至2018年12月31日,违规担保余额合计14.17亿元,占ST银河2018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101.91%。

  今年2月,ST银河曾表示,经自查发现公司连续十二个月内发生诉讼涉及金额超过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10%。其中因公司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涉诉金额约为4.47亿元(不含利息),控股股东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借款并占用导致上市公司涉诉涉及金额为6900万元。公司涉诉事项包括上海唐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等9起案件。

  事件披露后,深交所高度关注。3月,因存在未履行内部审批及相关审议程序对外担保、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等情况,ST银河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ST)。

  目前,银河集团所持有的ST银河全部股份目前已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银河集团目前仍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若银河集团轮候冻结股份被司法处置,则可能导致ST银河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同时,据wind信息,目前控股股东银河集团持有的ST银河约5.1亿股处在质押状态,占其持股比例约99.18%,占公司总股本约46.67%。

  ST银河表示,银河集团正积极与战略投资者协商,拟引入战略投资者优化债务结构,优先解决占用公司资金及涉及违规担保的债务问题。公司也将督促控股股东严格执行上述措施,尽快解决相关问题。

  虽然银河集团承诺将通过现金偿还或以优质资产冲抵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等方式尽快解决资金占用的问题,但目前来看,情况并不乐观。

  10月15日,ST银河披露了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据预告,今年1-9月,ST银河预计亏损1.05-1.2亿元,基本每股收益亏损0.095-0.109元/股。

  对于业绩不佳表现的原因,ST银河表示,一是报告期内,控股股东银河集团占用公司的款项仍未全部归还,本期公司对控股股东的占款计提了约4500万元信用减值损失。二是受银河集团与田克洲的合同纠纷影响,公司作为相关责任主体被强制拍卖了持有的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5.55%股权,导致本期利润减少1537.47万元。

  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ST银河对银河集团资金占用款计提了0.22亿元坏账准备。但会计师认为,由于银河集团已列入信用系统的失信名单,并且在承诺期内未能归还公司欠款,银河集团是否能归还占用的资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ST银河对此款计提0.22亿元坏账准备可能是不足够的。

  截至8月31日,会计师依据所收集的审计证据无法确定公司计提的坏账准备应做出审计调整的金额。同时会计师还表示,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对公司可能需要承担的担保损失金额进行合理估计,也无法判断公司是否存在其他未经披露的对外担保事项以及对财务报表产生的影响。

  9月25日,ST银河及相关当事人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处分。除了上述提及的违规担保、资金占用外,深交所还列举了“控股股东承诺超期未履行”一项。

  深交所表示,银河集团于2018年10月30日向ST银河开具2亿元商业承兑汇票,用以支付维康医药股东方所欠ST银河2亿元的订金退款,票据承兑日期为2019年3月30日。截至目前,该票据已到期但银河集团未兑付,构成承诺超期未履行。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今年年初,ST银河就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目前,尚未公布正式调查结果。

  ST银河成立于1993年,1998年在深交所主板上市,起初主要从事输配电产业、电子信息产业等相关业务。2015年,ST银河开始涉足生物医药领域,并不断加大在生物医药领域的布局。

  2018年,ST银河实现营收7.61亿元,同比减少27.2%。其中,传统主营业务输配电及控制设备制造实现营收3.52亿元,同比减少48.73%,占比也从2017年的65.75%降低到46.3%。医药生物业务实现营收1572.77万元,同比下滑21.77%,占比仅为2.0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442.94%,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111.58%。

  虽然业绩不太亮眼,但这并没有动摇ST银河进军生物医药行业的决心。ST银河在2019年半年报中表示,在生物医药产业、输配电产业、电子信息产业等主要业务中,具有发展潜力的生物医药业务将是公司未来重点发展的产业方向,而输配电业务、电子信息业务是公司传统的主营业务,其成熟客户群体、稳定业务收入将为公司产业调整和升级提供基础与条件。

  然而,今年以来,ST银河业绩持续下滑。2019年上半年,ST银河实现营收3亿元,同比下降24%;亏损1亿元,亏损幅度较去年同期扩大。

  ST银河表示,在外部环境压力加大、全球经济呈现低迷状态、制造业产业调整持续等因素多重影响下,公司业绩不佳。

  ST银河称,目前公司对于生物医药的切入主要在肿瘤等重大疾病治疗方面,其中包括免疫细胞、单克隆抗体、干细胞、溶瘤病毒等创新药物研发。

  目前,ST银河有两个新药研发项目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一个正着手临床申报的准备工作。其中,CTLA-4项目已进入CMC工艺开发和中试生产阶段,并开始启动相关临床申报资料的准备工作。

  有分析人士认为,生物医药属于长周期产业,新药研发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投入,且新药研发过程有重大不确定性。

  据2019年半年报,ST银河医药生物业务实现营收210.98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4.65%。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